贵州路桥集团有限公司、沿河鸿鑫建筑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上诉人(原审被告):贵州路桥集团有限公司,住所地贵州省贵阳市云岩区中华中路117号。
法定代表人:吴飞,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永,贵州致正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吴思奇,贵州致正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沿河鸿鑫建筑有限公司,住所地贵州省沿河县和平镇团结大道。
法定代表人:冯娅蓉,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萧云阳,贵州宇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萧蒙,贵州宇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贵州路桥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路桥集团)因与被上诉人沿河鸿鑫建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鸿鑫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不服贵州省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筑民二(商)初字第51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立案后,经阅卷、调查、询问当事人,不开庭审理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路桥集团上诉请求:1、撤销原判,改判驳回被上诉人的诉讼请求。2、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主要事实和理由:一、案涉工程项目并非上诉人承接,上诉人亦未委托任何主体参与案涉工程项目有关的任何活动。一审判决认定案涉工程系上诉人代建,以及上诉人委托“贵州省公路桥梁工程总公司十三处”(以下简称总公司十三处)作为代理单位并设立工程项目代建办,认定事实错误。二、被上诉人并非案涉工程施工的实施主体,亦非案涉工程施工合同关系的相对人。三、一审判决认定“贵州省公路桥梁工程总公司第十三工程处及晴隆县小丫黑至安谷矿区公路改建工程项目代建办的行为构成表见代理”,系错误认定事实。四、雷庆军出具《欠条》及王帮远出具《承诺》,系个人行为,相应的责任应由二人自行承担。五、一审判决以雷庆军个人单方出具的《欠条》认定本案工程款为200万元是错误的。六、一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致使错误判决。1、一审判决适用《民法通则》第四十四条和《公司法》第一百七十五条有关公司合并、分立的规定,认定总公司与上诉人之间系公司合并关系错误。上诉人在工商机构办理的登记,虽名为“变更登记”,但实为公司“新设登记”。路桥总公司和上诉人系不同组织形式的主体。2、如前所述,总公司十三处、项目代建办在他人伪造公章假冒上诉人名义进行案涉行为等情况下,不构成表见代理。故,一审基于该错误的事实认定,适用《合同法》第四十九条表见代理的规定裁判本案错误。
鸿鑫公司辩称:第一,对公章鉴定的理由不成立。1.鉴定应当由双方委托,或者由法院委托,上诉人向中院提出申请,中院未同意,私自委托鉴定,程序违法,结论不可采信。2.结论意见只是说这枚公章和他们现在使用的不一致,并不是说是某某人伪造了上诉人的公章,上诉人认为公章是伪造的,上诉人应当向公安机关举报和立案,根据上诉人的陈述,报案时间是在开庭前的三个月,报案时间有悖常理。3.作为具有十三个工程处的大型国有企业,完全可能存在多枚公章使用的情形,上诉人并没有举证证明公章的唯一性,在法定代表人变更之后,认为有人伪造公章,理由不能成立。第二,上诉人认为被上诉人不是施工的主体,诉讼主体不适格,理由不成立。1.鸿鑫公司是一家二级资质的企业,经工商部门登记,主体适格。2.从证据来看,鸿鑫公司是当然的主体。证据一是工程保证金是被上诉人从自己的账户转给贵州省路桥集团工程总公司第十三工程处的对公账户,证据二雷庆军所出具的欠条以及第十三工程处以及王帮远的说明,都写到今欠到鸿鑫公司建筑款。第三,关于表见代理,第十三工程处的行为完全符合民法表见代理之规定。第四,欠条和承诺均有十三工程处的印章。因此不是王帮远个人的行为。第五,欠条和承诺是结算的行为,我们不需要再提供其他证据予以证明。最后,上诉人认为他的公司桥梁总公司已经消灭,现在的公司是一种设立,是对法律的曲解。桥梁总公司和路桥集团只是名称的变更,性质有所变化,不属于上诉人所说的原主体灭失,实际上就是法律规定的公司变更,变更之前的债权债务由变更之后的公司承担,一审判决正确。
鸿鑫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路桥集团支付工程欠款200万元;2.路桥集团返还工程保证金212万元;3.路桥集团支付从2013年9月15日至归还之日起占用鸿鑫公司工程款及保证金的银行贷款利息。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如下:
1992年7月30日,贵州省公路桥梁工程总公司注册成立,法定代表人王涛,经济性质为全民所有制。2010年2月8日,贵州省公路桥梁工程总公司经改制名称变更为贵州路桥集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王涛,注册资本50000万元,此后法定代表人变更为覃杰,注册资本增至83000万元。2016年8月19日,贵州路桥集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变更为吴飞。1996年2月15日贵州省公路桥梁工程总公司第十三工程处成立,负责人王帮远。2011年6月27日,贵州省公路桥梁工程总公司第十三工程处在工商名称变更为贵州路桥集团有限公司第十三工程处。2015年5月27日,贵州省工商行政管理局作出黔工商处字[2015]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决定:撤销贵州路桥集团有限公司第十三工程处2011年6月27日的变更登记。贵州路桥集团有限公司在工商部门对外公示的工商登记信息显示:贵州省公路桥梁工程总公司第十三工程处为其分支机构,现登记状态:存续(在营、开业、在册)。
2010年8月18日,晴隆县交通运输局向路桥集团发出《中标通知书》载明“我单位晴隆县小丫黑至安谷矿区公路改建工程项目代建(项目管理)工程,由贵州鸿怡招标代理有限公司代理的招标于2010年7月30日在兴义市黔山酒店2楼会议室开标,经评标委员会评审后,并经公示,确定路桥集团为中标人。中标价32141066元,中标人应于本通知书发出之日起30日内,按照招标文件和中标人的投标文件与建设单位订立书面合同。”2010年9月18日,委托方黔西南州晴隆县交通局(甲方)与代建方路桥集团(乙方)签订《代建合同书》,该合同主要约定“工程名称: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晴隆县鸡场小丫黑至安谷矿区公路改建工程。建设规模:线路总长31.2844公里,路基宽度6.5米。项目代建管理费32141066元。总工期为18个月,自签约之日起计算,2012年2月16日竣工验收。乙方按代建管理费的10%即3214106.6元向甲方提供现金担保,在交工验收完成后,甲方一次性退还担保金额3214106.6元。”同日,路桥集团向贵州省晴隆县交通运输局出具《委托书》,载明“贵州路桥集团有限公司(原名:贵州省公路桥梁工程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王涛合法地代表我公司,委托贵州省公路桥梁总公司第十三工程处为我公司代理单位,该单位有权在晴隆小丫黑至安谷矿区公路改建工程代建项目的施工中全权代表我单位处理一切相关事宜。委托单位:法人:被委托单位:负责人:2010年9月18日”。路桥集团在委托单位处盖章,王涛在法人处签字,贵州省公路桥梁工程总公司第十三工程处在被委托单位处盖章,王帮远在负责人处签字。2010年9月18日,晴隆县交通运输局向路桥集团发出《开工令》,载明“根据中标通知书及签订的代建施工合同,现将小丫黑至安谷矿区公路改建工程委托路桥集团为项目代建人,现同意你单位对该工程进行实质性的项目代建管理程序”。
2010年12月13日贵州省公路桥梁工程总公司第三十工程处贵路桥十三处(2010.18号文)《关于成立晴隆县小丫黑至安谷矿区公路改建工程项目代建办公室的文件》载明“我处小丫黑至安谷矿区公路改建工程项目代建的实际工作,特委派我处雷庆军(副处长)负责本项目全权实施,并组建代建办公室,根据上报人员名单核实批复如下:项目负责人:雷庆军,总工程师:王魁,……,根据代建合同积极开展全面工作,尽快完成本项目的施工和监理的招投标工作。”2010年12月28日,路桥集团(委托人)与贵州百胜工程建设咨询有限公司(受托人)签订《招标代理合同》,该合同主要约定“委托人委托受托人进行晴隆县鸡场小丫黑至安谷矿区公路改建工程的施工及监理招标全过程代理。”同日,贵州百胜工程建设咨询有限公司发出施工及监理招标公告,并在贵州商报上登报。2011年3月14日黔西南科兴公路工程咨询监理有限责任公司作为监理单位中标。2011年3月14日,路桥集团与贵州百胜工程建设咨询有限公司向四川省隆昌乾亨建设有限公司发出《中标通知书》载明“你方于2011年3月4日所递交的晴隆县鸡场小丫黑至安谷矿区公路改建工程施工投标文件已被我方接受,被确定为中标人。中标价28148791.58元,工期549天,请你方在接到本通知后的30日内到招标人处与我方签订施工承包合同。”2011年3月8日,贵州路桥集团有限公司是晴隆小丫黑至安谷矿权公路改建项目代建办(甲方)(以下简称项目代建办)与四川省隆昌乾亨建设有限公司(乙方)签订《施工合同》,该合同主要约定“工程名称: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晴隆县鸡场小丫黑至安谷矿区公路改建工程。建设规模:线路总长31.2844公里,路基宽度6.5米。项目代建管理费28148791.58元。总工期为177天,自签约之日起计算,2011年8月31日竣工验收。乙方按施工项目总合同价的5%即1407439.58元向甲方提供现金担保,在工程完工后,甲方一次性退还乙方50%履约保证金,待工程缺陷责任期满后,全额退还乙方。”项目代建办在合同甲方处盖章,雷庆军在甲方委托代表人处签字。
2010年10月22日,鸿鑫公司委托吴国顺处理晴隆县小丫黑至安谷矿区公路改建工程一切事务,吴国顺处理该工程的行为均为鸿鑫公司的行为,鸿鑫公司均认可。2010年11月8日,鸿鑫公司向贵州省公路桥梁工程总公司第十三工程处汇款300万元作为工程保证金。2011年6月23日,吴国顺在关于案涉工程公路原下档土墙坍塌、滑坡地段及坍方处理方案的会议纪要承包人处签字。2012年11月29日,吴国顺与项目代建办项目负责人雷庆军签订《晴隆县小安公路工程施工协议》,该协议约定“一、工程施工费直接按68元每公里包干价;二、自运沙石补运费按20元/M3计价,小安公路20公里处起至安谷增加运费8元/M3,在安谷新增建石场补人民币贰拾万元;三、K8公里处的上、下档墙和排水沟,K22处暴雨塌方的土石方挖运及甲方代表人和监理公司人员签认收方的路基坑凹回填另外计价(单价按市场价计算);四、因暴雨冲毁填隙层和赶工期补人民币一百万元整;五、其他收尾工作由雷庆军自行负责。雷庆军在协议书上签到:以上情况属实,请十三处核实工程量,给予支付工程款。”雷庆军在该协议上签字捺印。2013年1月30日,雷庆军向鸿鑫公司出具欠条,载明“今欠到鸿鑫建筑有限公司工程款贰佰万元整(¥2000000.00元),此工程款于2013年4月30日支付。欠款人:贵州路桥集团晴隆县小安公路代建办,负责人雷庆军,2013年1月30日。王帮远在欠条上写到:小安公路的债权债务由雷庆军负责处理,在2013年4月30日前支付,相关的费用,请雷处处理相关的事务,我处并监督执行。王帮远2013.元.30”。2013年8月5日,贵州路桥集团有限公司第十三工程处向吴国顺出具《承诺》,载明“吴国顺所交小丫黑至安谷的工程履约保证金贰佰壹拾贰万元整(212万),本人王帮远(十三处负责人)承诺在2013年9月15日前处理完毕,并将以上款项金额退还。若未退还,本人承担一切后果。承诺人:王帮远2013.8.5”。贵州路桥集团有限公司第十三工程处在承诺人处盖章。
另查明,杜某某诉路桥集团、贵州路桥集团有限公司第十三工程处债权纠纷一案,贵州省贵阳市云岩区人民法院于2014年2月12日作出(2014)云民商初字第233号民事判决,判决路桥集团向杜某某支付补偿款60万元及利息。一审法院于2014年9月24日作出(2014)筑民二(商)终字第608号民事判决改判:贵州路桥集团有限公司第十三工程处支付杜某某补偿款60万元及利息,路桥集团对上述债务承担补充清偿责任。该判决生效后,2015年1月6日,路桥集团向一审法院立案庭递交再审申请书,但未提交是否受理以及审理的法律文书。2015年10月29日,路桥集团向一审法院申请对代建合同、委托书等工程资料上的公司印章及法定代表人王涛的签字进行鉴定。
本案争议的焦点为:1、贵州路桥集团有限公司第十三工程处是否是本案适格被告;2、贵州省公路桥梁工程总公司的债权债务是否应当由贵州路桥集团有限公司承继以及贵州省公路桥梁工程总公司第十三工程处是否是路桥集团的分支机构;3、路桥集团是否实际代建案涉工程;4、路桥集团是否应当承担责任。
关于第一个争议焦点,贵州路桥集团有限公司第十三工程处是否是本案适格路桥集团的问题。一审法院认为,2015年5月27日,贵州省工商行政管理局作出黔工商处字[2015]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撤销了贵州路桥集团有限公司第十三工程处2011年6月27日的变更登记,从工商部门对外公示的工商网站上显示并无贵州路桥集团有限公司第十三工程处的工商登记,鸿鑫公司起诉的贵州路桥集团有限公司第十三工程处并不存在,故贵州路桥集团有限公司第十三工程处并不是本案适被告。
关于第二个争议焦点,贵州省公路桥梁工程总公司的债权债务是否应当由贵州路桥集团有限公司承继以及贵州省公路桥梁工程总公司第十三工程处是否是路桥集团的分支机构。一审法院认为,贵州省公路桥梁工程总公司第十三工程处系贵州省公路桥梁工程总公司下设分支机构,贵州路桥集团有限公司系贵州省公路桥梁工程总公司于2010年2月8日改制而来,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四十四条“企业法人分立、合并或者有其他重要事项变更,应当向登记机关办理登记并公告。企业法人分立、合并,它的权利和义务由变更后的法人享有和承担。”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一百七十五条“公司合并时,合并各方的债权、债务,应当由合并后存续的公司或者新设的公司承继”的规定,贵州路桥集团有限公司应对贵州省公路桥梁工程总公司的债权债务承继。贵州省公路桥梁工程总公司第十三工程处于2011年6月27日变更为贵州路桥集团有限公司第十三工程处,后虽被贵州省工商行政管理局撤销变更登记,但贵州路桥集团有限公司在工商部门对外公示的工商登记信息仍然显示:贵州省公路桥梁工程总公司第十三工程处为其分支机构。因此,贵州省公路桥梁工程总公司第十三工程处是路桥集团的分支机构。
关于第三个争议焦点,路桥集团是否实际代建案涉工程的问题。一审法院认为,2010年7月30日,路桥集团通过参与晴隆县鸡场小丫黑至安谷矿区公路改建工程竞标,2010年8月18日晴隆县交通运输局向其发出《中标通知书》,2010年9月18日晴隆县交通运输局与路桥集团签订《代建合同书》,将晴隆县鸡场小丫黑至安谷矿区公路改建工程委托给路桥集团代建。路桥集团委托贵州省公路桥梁工程总公司第十三工程处全权代表路桥集团处理晴隆县鸡场小丫黑至安谷矿区公路改建工程的一切相关事宜,2010年12月13日贵州省公路桥梁工程总公司第十三工程处下文成立项目代建办,并委派雷庆军负责本项目全权实施。之后路桥集团委托贵州百胜工程建设咨询有限公司就本案案涉工程施工及监理对外进行招投标,四川省隆昌乾亨建设有限公司中标后,也作为施工单位与项目代建办签订《施工合同》,2012年11月29日,吴国顺与路桥集团晴隆小丫黑至安谷矿区公路改建项目代建办项目负责人雷庆军签订《晴隆县小安公路工程施工协议》,案涉工程也实际进行了施工。从以上工程的承接过程以及实际施工过程来看,本案案涉晴隆县鸡场小丫黑至安谷矿区公路改建工程应当系路桥集团代建。路桥集团辩称其并没有承接案涉工程,代建合同、委托书等证据上路桥集团公司的印章及法定代表人的签名系虚假,并申请进行鉴定。一审法院认为,不管路桥集团申请签订的印章及签名是否真假,本案的案涉工程已按程序进行招投标并已经实际进行了施工,贵州省公路桥梁工程总公司第十三工程处作为路桥集团的分支机构,受路桥集团委托代表路桥集团成立晴隆县小丫黑至安谷矿区公路改建工程项目代建办,雷庆军作为代建办项目负责人对外签订的合同所产生的权利义务应由委托人路桥集团承担,即便贵州省公路桥梁工程总公司第十三工程处的行为系虚假行为,但从案涉的证据来看,相对方有理由相信贵州省公路桥梁工程总公司第十三工程处对外的行为系代表路桥集团的行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九条“行为人没有代理权、超越代理权或者代理权终止后以被代理人名义订立合同,相对人有理由相信行为人有代理权的,该代理行为有效”的规定,贵州省公路桥梁工程总公司第十三工程处及晴隆县小丫黑至安谷矿区公路改建工程项目代建办的行为构成表见代理。因此,路桥集团申请鉴定已无必要,不予准许。路桥集团关于其未承接本案案涉工程,该工程与其无关的抗辩理由不成立,不予采信。
关于第四个争议焦点,路桥集团是否应当承担责任的问题。一审法院认为,鸿鑫公司向贵州省公路桥梁工程总公司第十三工程处缴纳了300万元工程履约保证金,鸿鑫公司与雷庆军签订《晴隆县小安公路工程施工协议》,并于2013年1月30日出具欠鸿鑫公司工程款200万元的欠条及承诺退还鸿鑫公司工程履约保证金212万元。现该款项未实际履行,路桥集团应当履行该欠条及承诺约定的义务,即向鸿鑫公司支付工程款200万元和退还鸿鑫公司工程履约保证金212万元。因此,路桥集团应当承担案涉鸿鑫公司诉请的款项。
关于鸿鑫公司诉请的利息,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当事人对欠付工程价款利息计付标准有约定的,按照约定处理;没有约定的,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息”的规定,本案案涉工程款并未约定利息,现鸿鑫公司请求按照银行贷款利息计算本案利息的诉讼请求应予支持,利息的起止时间,一审法院支持从2013年9月15日起至本判决确定的履行期限届满之日止,超出部分不予支持。
综上,路桥集团未按照合同约定履行义务,其应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四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一百七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九条、第六十条第一款“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第一百零七条“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的规定,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判决如下:
一、贵州路桥集团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鸿鑫公司沿河鸿鑫建筑有限公司工程款200万元;
二、贵州路桥集团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返还鸿鑫公司沿河鸿鑫建筑有限公司工程保证金212万元;
三、贵州路桥集团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鸿鑫公司支付占用工程款及工程保证金的利息(利息以412万元为基数,从2013年9月15日起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同期同类贷款利率的标准计算至本判决确定的履行期限届满之日止);
四、驳回沿河鸿鑫建筑有限公司的其余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加倍计算后的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包括迟延履行期间的一般债务利息和加倍部分责任利息)。
案件受理费43120元,由路桥集团贵州路桥集团有限公司负担(该款鸿鑫公司已预交,路桥集团在履行本判决时一并支付给鸿鑫公司)。
二审中,当事人没有提交新证据。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一审一致,本院对一审认定的事实予以确认。
根据双方当事人二审诉辩,归纳本案二审争议焦点为:(一)鸿鑫公司的诉讼主体资格是否适格;(二)雷庆军及王帮远的行为是个人行为还是职务行为;(三)欠条能否作为结算依据;(四)路桥集团是否应承担责任。
(一)关于鸿鑫公司的诉讼主体资格是否适格的问题
本院认为,鸿鑫公司的诉讼主体资格适格,是本案适格的原告。第一,2013年元月30日的《欠条》明确写明“今欠到鸿鑫建筑有限公司工程款200万元”,说明鸿鑫公司系该200万元工程款及相应利息的债权人。第二,2013年8月5日的《承诺》虽针对的是吴国顺,但鸿鑫公司于2010年10月22日出具《授权委托书》,授权吴国顺先生处理晴隆县小丫黑至安谷公路改造工程一切事务,鸿鑫公司还于2010年11月8日,向贵州省公路桥梁工程总公司第十三工程处的账户打款300万元。结合2012年11月29日吴国顺及雷庆军签字的《晴隆县小安公路工程施工协议》。鸿鑫公司亦有权依据2013年8月5日的《承诺》主张退还保证金及相应利息。
(二)关于雷庆军及王帮远的行为是个人行为还是职务行为的问题
本院认为,第一,根据工商登记信息,王帮远从1996年2月15日贵州省公路桥梁工程总公司第十三工程处成立时,就是该工程处的负责人,名称变更为贵州路桥集团有限公司第十三工程处,之后又被撤销名称变更登记,王帮远作为负责人的身份并未发生变化,王帮远有权代表第十三工程处履行职务行为。根据贵州省公路桥梁工程总公司第十三工程处2010年12月13日出具的《关于成立晴隆县小丫黑至安谷矿区公路改建工程项目代建办公室的文件》载明的特委托雷庆军负责本项目全权实施,并载明雷庆军的身份为项目部负责人。雷庆军亦有权代表项目部履行职务行为。第二,从《欠条》及《承诺》的内容看,是关于小安公路的工程款、保证金,不是王帮远、雷庆军的个人事务,而是其担任负责人的贵州省公路桥梁工程总公司的事务。第三,2013年元月30日的《欠条》及2013年8月5日的《承诺》,均加盖了贵州路桥集团有限公司第十三工程处的印章,也证明并非王帮远及雷庆军的个人事务。故路桥集团认为雷庆军及王帮远的行为系个人行为的主张,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三)关于欠条能否作为结算依据的问题
本院认为,欠条上已写明“今欠到鸿鑫建筑有限公司工程款贰佰万元整,此款于2013年4月30日支付”,说明已经进行了结算,本案工程无需再进行结算,《欠条》应当作为结算依据。一审认定正确,本院予以维持。
(四)关于路桥集团是否应承担责任的问题
本院认为,第一,贵州省公路桥梁工程总公司第十三工程处从设立之处系贵州省公路桥梁工程总公司下设分支机构,2011年6月27日在工商登记将名称变更为贵州路桥集团有限公司第十三工程处,2015年该名称变更登记虽然被撤销,但并未撤销贵州公路桥梁总公司第十三工程处,该工程处一直是存在的,且到目前为止,贵州路桥集团有限公司在工商部门对外公示的工商登记信息仍然显示:贵州省公路桥梁工程总公司第十三工程处为其分支机构。因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十四条“公司可以设立分公司。设立分公司,应当向公司登记机关申请登记,领取营业执照。分公司不具有法人资格,其民事责任由公司承担。”之规定,路桥集团应承担其分公司的民事责任。
第二,关于贵州省公路桥梁工程总公司经改制变更为贵州路桥集团有限公司,路桥公司认为是新设,不是变更。本院认为,1.从工商登记看,贵州省公路桥梁工程总公司系变更登记为贵州路桥集团有限公司,并非路桥公司上诉所主张的新设。2.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与企业改制相关民事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四条“国有企业依公司法整体改造为国有独资有限责任公司的,原企业的债务,由改造后的有限责任公司承担。”规定,贵州省公路桥梁工程总公司的债务,也应由改制后的路桥集团来承担。
第三,关于路桥集团主张案涉工程项目并非其承接,路桥集团并未委托任何主体参与案涉工程项目有关的任何活动。本院认为,1.根据晴隆县交通运输局向路桥集团发出的《中标通知书》、晴隆县交通局与路桥集团签订的《代建合同书》、路桥集团与招标代理机构签订的《招标代理合同》、路桥集团向晴隆县交通运输局出具的《委托书》、晴隆县交通运输局向路桥集团发出的《开工令》、项目代建办与四川省隆昌乾亨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签订的《晴隆小丫黑至安谷矿区公路改建工程施工合同书》等证据材料,可以证实经过招投标,晴隆县交通运输局将晴隆县鸡场小丫黑至安谷矿区工程改扩建工程委托给路桥集团代建,路桥集团委托其分支机构贵州省公路桥梁工程总公司第十三工程处全权代表路桥集团处理一切相关事宜。贵州省公路桥梁工程总公司第十三工程处实际成立了项目代建办,对案涉工程进行了代建。2.无论路桥集团所主张的代建合同、委托书等证据上该公司的印章及法定代表人的签名是否是虚假的,贵州省公路桥梁工程总公司第十三工程处成立了项目代建办,鸿鑫公司作为相对人,有理由相信该处与项目代建办的行为构成表见代理。且路桥集团作为贵州省公路桥梁工程总公司第十三工程处的总公司,都应当对贵州省公路桥梁工程总公司第十三工程处的债务承担责任。因此,一审认为路桥集团提出鉴定印章及签名的申请已无必要,不予准许,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
综上所述,路桥集团应当依据2013年元月30日的《欠条》向鸿鑫公司支付所签工程款200万元及利息,依据2013年8月5日的《承诺》向鸿鑫公司退还212万元保证金并承担利息。
综上,路桥集团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43,120元,由上诉人贵州路桥集团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上一个:夏喜征、陈立新合资、合作开发房地产合同纠纷   下一个:张勇、金春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电话咨询
法律咨询
律师风采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