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华惠与何宗祥股权转让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原告:李华惠,女,1965年12月8日生,汉族,住贵州省兴义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胡梅、张弘宜(实习),贵州天翊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何宗祥,男,1962年4月16日生,汉族,现住贵州省兴义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萧云阳,贵州宇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第三人:何鑫,男,汉族,1991年8月2日生,住贵州省兴义市。
原告李华惠诉被告何宗祥股权转让纠纷一案,本院作出(2017)黔23民初81号民事判决,原告李华惠不服,向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18)黔民终519号民事裁定,将本案发回本院重审。本院立案后,依法另行组成合议庭进行审理。本院审理本案过程中,追加第三人何鑫参加本案诉讼。本案于2019年11月5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李华惠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胡梅、被告何宗祥委托诉讼代理人萧云阳、第三人何鑫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李华惠向本院起诉请求:1.判决解除原告李华惠与被告何宗祥之间签订的《转股协议》,并判决将兴义市心意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心意房开公司”)、贵州心意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心意药业公司”)、贵州心意商贸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心意商贸公司”)的49%股权退还原告李华惠;2.判决被告何宗祥向原告李华惠支付违约损害赔偿10万元;3.本案诉讼费由被告何宗祥承担。庭审中,李华惠变更诉讼请求第一项为判决解除原告李华惠与被告何宗祥之间签订的《转股协议》,并判决将兴义市心意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心意房开公司”)、贵州心意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心意药业公司”)、贵州心意商贸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心意商贸公司”)的48%股权退还原告李华惠。事实和理由:2017年1月22日,何宗祥经与李华惠协商一致,自愿签订《转股协议》,该协议约定:“1)李华惠同意将其合法持有的心意房开公司、心意药业公司、心意商贸公司的49%股权转让给何宗祥,1%转让给何鑫;2)李华惠将股权转让给何宗祥之后,何宗祥用该股权与其他公司合作。签订合同之日,被告需支付李华惠、何美铭、何美蓉壹千万生活费、学习费。合同签订之后,每月须另行向李华惠、何美铭、何美蓉支付生活费10万元。3)转让股权后三个月内,若被告对三公司转让或合作不成功,何宗祥退还李华惠持有的心意房开公司、心意药业公司、心意商贸公司的49%股权。该合同签订即生效。”现该合同签订已逾三个月,何宗祥未按照《转股协议》支付李华惠股权转让款以及合同约定的相关生活保障费,也未与其他公司合作成功。经李华惠多次催告,何宗祥仍未支付相关款项,也未按照《转股协议》退还股权,违反了合同约定,已构成违约。为此诉至法院,请求判如所请。
被告何宗祥辩称,原告依照双方2017年1月22日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提起诉讼不符合法律规定。该协议不是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且一开始就没有履行协议的条件。由于双方在工商部门有真实意思表示的协议,应当以工商部门登记的协议为准,应当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第三人何鑫述称,原、被告双方私下签订的《转股协议》在前,工商登记签订的协议在后,应当以之前签订的协议为准。第三人作为当时的代持股人,对案件事实清楚,应当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
原告李华惠为证明其主张,提交下列证据:
1、李华惠居民身份证复印件,拟证明:原告李华惠诉讼主体资格。
2、《转股协议》,拟证明:原告李华惠与被告何宗祥间股权转让事宜及协议约定内容。
3、心意房开公司、心意药业公司、心意商贸公司的工商登记信息,拟证明:原告李华惠已经根据合同约定将股权转让给被告何宗祥。
经本院组织质证,被告何宗祥对第一组、第二组、第三组证据真实性均无异议,认为第二组证据不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原、被告双方是夫妻关系,财产全部由原告掌握,被告没有履行协议中约定巨额资金的能力,该协议损害国家公信力,应以工商部门登记的协议为准。第三组证据应以工商部门登记为准。
第三人何鑫对第一组、第二组、第三组证据均无异议。
本院(2017)黔23民初81号案件中依职权调取的兴义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及义龙试验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所留存的心意药业公司、心意房开公司、心意商贸公司的工商档案资料:1、2017年1月23日,何宗祥、何鑫分别与李华惠所签订的关于转让心意药业公司、心意房开公司、心意商贸公司股权的《股权转让协议书》各三份,记载:李华惠将持有上述三公司各48%股权无偿转让给何宗祥,各1%股权无偿转让给何鑫。2、2017年3月6日,何鑫、何宗祥分别与杨钢所签订的关于转让心意药业公司、心意房开公司、心意商贸公司股权的《股权转让协议书》各三份,记载:何宗祥将持有的上述三公司各49%的股权,何鑫持有上述三公司各1%的股权均无偿转让给杨钢。3、本院(2017)黔23执保18号执行裁定书及协助执行通知书、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2017)京0102民初3273号执行裁定书及协助执行通知书,载明何宗祥名下心意药业公司、心意房开公司50%股权均被查封冻结。
经本院组织质证,原告李华惠对以上证据真实性均无异议,认为原、被告双方在工商登记签订的转股协议是因为避税,不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被告何宗祥、第三人何鑫对以上证据均予以认可。
经审理查明:2017年1月22日,李华惠与何宗祥签订《转股协议》,载明:“鉴于‘心意集团公司’负债较大,即将处于支(资)不抵债的崩溃边缘,必须采取有效措施处置资产或方便寻找合作伙伴,经双方协商一致达成以下转股协议条款,供双方遵照执行。”并约定:“1.李华惠同意将其拥有的心意药业公司、心意房开公司、心意商贸公司的49%的股权转48%给何宗祥,1%转给何鑫。2.转让后与其他公司合作成功,签订合同之日何宗祥给予李华惠、何美铭、何美蓉壹千万生活保障费(生活、学习、旅游等各种日常开支);转让之日起每月给予李华惠、何美铭、何美蓉壹拾万元的生活保障费(生活、学习、旅游等各种日常开支)即每年壹佰贰拾万,每月月底支付壹拾万元。3.转让后与其他公司合作成功,签订合同之日起何宗祥给予何鑫、何琳、欧杰、何海铭每人每月生活保障费壹万元整,合计肆万元即每年每人壹拾贰万整,合计肆拾捌万元整,每月月底支付每人壹万元。4.转让后心意药业公司、心意房开公司、心意商贸公司、心悦百货”及李华惠、何鑫、欧杰、何琳的个人借款债务由何宗祥全权负责承担偿还。5.转让后三个月内若何宗祥对三个公司(心意药业公司、心意房开公司、心意商贸公司)转让或合作不成功,何宗祥退还李华惠原有三个公司49%的股权”。
根据本院向兴义市市场监督管理局调取的资料显示,2017年1月24日,心意房开公司股东由何宗祥享有51%股权份额、李华惠享有49%股权份额变更登记为何宗祥享有99%股权份额、何鑫享有1%股权份额;于2017年3月10日变更为何宗祥享有50%股权份额、杨钢享有50%股权份额。2017年1月24日,心意商贸公司股东由何宗祥享有51%股权份额、李华惠享有49%股权份额变更登记为何宗祥享有99%股权份额、何鑫享有1%股权份额;于2017年3月10日变更为何宗祥享有50%股权份额、杨钢享有50%股权份额。2017年2月7日,心意药业公司股东由何宗祥享有51%股权份额、李华惠享有49%股权份额变更登记为何宗祥享有99%股权份额、何鑫享有1%股权份额;于2017年3月10日变更为何宗祥享有50%股权份额、杨钢享有50%股权份额。何宗祥名下50%股权于2017年4月11日被北京西城区人民法院以(2017)京0102民初3273号民事裁定予以冻结,冻结期限为2017年4月11日至2019年4月10日。
现李华惠以“《转股协议》已签订逾三个月,何宗祥未按照《转股协议》支付李华惠股权转让款以及合同约定的相关生活保障费,也未与其他公司合作成功”诉至本院,要求解除《转股协议》,并要求何宗祥退还心意药业公司、心意房开公司、心意商贸公司的48%股份。
综合双方当事人诉辩主张,归纳本案争议焦点为:一、案涉《转股协议》是否应当予以解除,何宗祥是否应当退还李华惠心意药业公司、心意房开公司、心意商贸公司的48%股份;二、李华惠主张的违约损害赔偿是否应当予以支持。
本院认为,关于本案争议焦点一。原告李华惠主张应解除其与被告何宗祥于2017年1月22日签订的《转股协议》,其主张的理由为该《转股协议》中已经明确约定三个月内若何宗祥对心意药业公司、心意房开公司、心意商贸公司的转让或合作不成功,何宗祥应退还李华惠三家公司49%股权。现因心意药业公司、心意房开公司、心意商贸公司的对外转让或合作不成功,故应解除该《转股协议》并返还相应股权。关于此诉讼主张本院认为,首先,根据本案查明事实,原告李华惠与被告何宗祥2017年1月22日签订《转股协议》后,双方又于次日即2017年1月23日到兴义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签订了心意药业公司、心意房开公司、心意商贸公司的《股权转让协议》,并作为办理股权变更登记的备案协议,分别由李华惠转让了心意药业公司、心意房开公司、心意商贸公司各48%的股权给被告何宗祥,分别由李华惠转让了心意药业公司、心意房开公司、心意商贸公司各1%的股权给第三人何鑫。心意药业公司、心意房开公司、心意商贸公司股权变更已经工商部门完成变更登记。其次,2017年3月6日,何宗祥将各自持有的心意药业公司、心意房开公司、心意商贸公司49%股权以及第三人何鑫将各自持有的心意药业公司、心意房开公司、心意商贸公司1%的股权已经转让给案外人杨钢,并经工商部门登记备案。根据前述事实,李华惠与何宗祥2017年1月22日签订的《转股协议》并未办理备案手续,也与双方2017年1月23日到兴义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签订并用于备案及办理股权转让登记的《股权转让协议》相互矛盾。2017年3月6日,何宗祥已与杨钢签订将心意药业公司、心意房开公司、心意商贸公司49%股权转让给案外人杨钢的《股权转让协议》并办理了相应的股权转让登记手续。现李华惠诉请解除2017年1月22日《转股协议》的诉讼请求不能成立。
关于本案争议焦点二。因2017年1月22日《转股协议》与2017年1月23日双方到兴义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相互矛盾,且《转股协议》与《股权转让协议》之间均约定为无偿转让,李华惠也未能提供证据证明被告何宗祥具有违约行为,以及自身因违约行为遭受的相关损失,故本院对其要求被告何宗祥支付违约损害赔偿10万元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四条、第五十二条、第九十三条第二款、第九十四条、第九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七十一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李华惠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2300元,由原告李华惠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逾期不提起上诉,则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
上一个:没有上一个了   下一个:夏喜征、陈立新合资、合作开发房地产合同纠纷
电话咨询
法律咨询
律师风采
联系我们